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> 亲戚关係 第二章(我的祕密)

亲戚关係 第二章(我的祕密)_亲戚关係 第二章(我的祕密)

第二章我的祕

小怡笑嘻嘻地缓缓坐起身来,随手拿起舅妈的内裤,将她脸上我的精液擦去,没说什幺。我吓呆了,也不知道该说什幺才好,就这样挺着一根阴茎,在小怡面前晃来晃去。

小怡低下头,翻着刚才我看的那些A书,我噤口无言,也不敢乱动,一些没完全射出的精液慢慢沿着阴茎留了下来。
小怡终于说话了:「大表哥,你……这样舒服吗?」

我这才回过神来,迟疑地说:「是……是呀,小怡你……」

小怡笑了笑,说:「还不把裤子穿起来,羞不羞人呀你。」

我连忙把还没消肿的阴茎塞进裤子里,拉上拉鍊,不小心还夹了皮一下,痛又不敢说,站起来,默默地站在一旁。

小怡边翻着A书,边说:「大表哥,你这样是不是叫做“自慰”?男生自慰都要这样看书吗?也要拿女生内裤放在脸上啊?好奇怪,我从来没看过男生自慰的样子呢。」

我羞愧地说:「小怡……对不起,这……真对不起,我是因为……」

没想到小怡大方地说:「没关係,这是人性自然的需要,我了解。」

我想不到小怡才十二岁,小学六年级,怎幺会有这幺开通的想法。一般像她这幺大的小女孩若是看到了刚刚的景象,应该会是吓得尖叫躲开,要不然就是呆呆地看着不敢说话,哪有一小女孩会像她有这般成熟的思想。

小怡站起来,笑着说:「我可要去洗把脸了。」说着走去浴室,东瞧西瞧,看不到毛巾,只有走回来拿了件她母亲留下来的衣服,又走到浴室,打开水龙头,哗啦哗啦地洗了个脸,这才回来对我说:「大表哥,我们好久没见面了,对不对?」

我硬着头皮说:「是啊,大概有两年多了。前一次见面好像是过年你回外婆家的时候,我见了妳一面,是吧?」

小怡一副天真的模样,说:「我记得那天你和外婆他们打麻将,好像输了不少哦。」

我边收拾床上的东西,边说:「亏你还记得,那天我可输惨了,大概有三千多吧……对了,小怡,你妈妈到新家那里去了,你怎幺还留在这里?你不知道新家的地址吗?」

小怡说:「我当然知道,我只是想回来看看住了这幺多年的房子,留下一些回忆。」

我「喔」了声,心想,这小鬼的心思还挺细的,只是没想到会是在这种场合碰面。将舅妈的东西找了个塑胶袋装起来,塞进我的背包,对小怡说:「这样吧,我骑车送你去新家。小怡…...你不会把我刚刚的事情告诉你妈妈吧?」

小怡鬼灵精地说:「当然……不知道,就看你怎样贿络我啰。」

我又好气又好笑地拍了她的头一下,说:「这下糟糕了,被你抓住小辫子,好吧,待会儿请你吃麦当劳,这总可以了吧。」小怡歪着脑袋想想,点头说:「勉强啦,不过我可要选最贵的套餐哦。」我边走出去边说:「好啦,好啦,一切都随你。」

来到麦当劳,看着小怡在我面前吃吃喝喝,还又点了支冰淇淋,小怡笑着看我,竟还伸出舌头缓缓地用舌尖舔着冰淇淋,那副样子好像在嘲笑我刚刚的丑态,暗示我A书上舔阴茎的模样。我摇摇头,莫可奈何,只有问小怡:「你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倒底懂多少?为什幺看到……也不会害怕?莫非……你有过类似经验?」小怡舔着冰淇淋,也不回答我这问题,只是随口说:「嗯,不多,也不少吧。大表哥,你以为非得要有经验才会懂得这些吗?少笨了,我们同学早就大家都在讨论这些事情,我还算比保守的呢,」她突然小声靠近我,「告诉你喔,我有个同学叫做阿惠,她懂得的可多了,什幺自慰啦,高潮啦,这些名词都是她告诉我们的。」

我吃了一惊,没想到现在国小女生也这幺新潮开放,讷讷地说:「你们年纪这幺小,怎幺这幺……」我还没说完,小怡不屑地「哼」了声,说:「年纪小又怎幺样?告诉你,我那同学阿惠,她早在四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是有经验的女人了。」
我张大了口,心想,这……这不太好吧。忍不住问小怡:「她有没有告诉你,她是跟谁……?」


小怡带着一丝羡慕又有些忌妒地说:「阿惠是跟她哥啦,第一次的时候,阿惠四年级,她哥国中一年级。有一次,阿惠她爸和她妈出去旅行,家里就剩下阿惠和她哥,她哥在自慰的时候被她撞见,于是就和她上了床。」小怡突然有些兴奋地看着我,说:「就和我们今天一样耶。」

我苦笑着说:「不一样,我又不会和你上床。哎,别说这个了。」小怡贼嘻嘻地笑着:「为什幺别说了?我知道,听我这样讲,你那里又“勃起”了,是不是?」

听到小怡这样说,我确信她知道男女之间的事还真不少。吃过麦当劳,我根据舅妈给我的地址,骑车带她到她的新家。一进门,就看到舅妈头上缠着毛巾,正独自吃力地搬着家具,我赶忙上前帮忙。

我问:「舅妈,那些工人呢?怎幺没有帮你搬东西。」

舅妈气呼呼地说:「别提了,那些可恶的工人,说了我就气。明明讲好价钱的,搬到这里,又要加钱,我不肯给,他们放下东西转身就走,留我一个人在这里搬,累死我了。」

我笑了笑:「搬家公司就是这样,没办法,他们吃定你一个妇道人家,不给钱就不搬。」

舅妈有些感伤地说:「是啊,我也知道,谁教我孤家寡人一个,想讲道理又怕他们动粗,可我也不愿吃亏,只好打发他们走,凡事自己来啦。」

我拍拍胸脯,说:「不打紧,一切有我,你放心。」

幸好经过成功岭的六週训练,这些粗活我还应付得来。

舅妈瞥了小怡一眼,问说:「你怎幺会碰见这丫头的?」

我脸上红了红,小怡看着我微笑说:「我回家里找东西,刚好看见大表哥……」我心中噗咚噗咚地跳,「……在帮你收东西,就叫他载我过来。」

舅妈说:「喔,什幺东西?啊,忘了告诉你,」舅妈转头对我说,「我那里留的东西都是不要的,打算过几天去包一包丢掉,你收了也是白收呢。」

我脸上又是一红,实在没勇气将背包里舅妈那袋东西拿出来还给她,这时心中才想到,好险小怡没看到她妈妈那根按摩棒,否则不知道会怎幺想。咦,不对呀,她还是看到了那堆A书,这下她应该知道她妈妈的祕密了。哎,不对,是我的祕密。

帮着舅妈将家具归定位,又将纸箱里的东西拿出来一一摆好,小怡懂事地在旁帮忙。我见到一旁还有些纸箱,打开其中一只,正要将东西拿出来,舅妈有些慌乱地说:「那些不用……我自己来就可以了,你先放着吧。」我点点头,转身到一旁,与小怡两人互换了个眼色,我这才明白,为什幺舅妈那些A书和按摩棒留在那里不要了,原来舅妈另外有“新货”,旧的不想带过来,只好暂时放在旧家,準备另行找机会扔掉。

忙了好久,终于整理得差不多,我们三人直起发酸的腰,看着新家慢慢成形,有了家的感觉,

心下都好是安慰。舅妈擡手看看錶,惊叫:「哎呦,现在都六点多了,忙了一个下午,小怡,你和大表哥吃过中饭了没?」

小怡笑说:「来之前大表哥带我去麦当劳吃过了。」

舅妈瞋道:「也不会替妈妈带一点,可饿死我了,中饭也没吃。」

我这时才想到,在麦当劳时,我身上的钱全都奉献给小怡堵住她的嘴,自己只喝了杯可乐,这时肚子咕噜咕噜地直叫,可也饿极了。

舅妈看我一眼,不好意思地说:「阿兴啊,真是抱歉,让你忙了这幺久,也没什幺好招待,过一会,舅妈带你和小怡去吃馆子去。」

我笑说:「好啊,舅妈,只是我得先打个电话回家。」

舅妈拍了自己脑袋一下,说:「我可忘了,这里电话还没牵。这样吧,你到巷口打公用电话,顺便帮舅妈带几瓶饮料回来。小怡,你帮大表哥去拿东西去,我先洗个澡。」

于是我和小怡走出门外,望了望方向,到一旁便利商店,小怡进去买饮料,我在店门口打公用电话回家,告诉妈妈我在舅妈家,吃过饭回去。放下电话,小怡也买完出来,我对小怡说:「多谢你刚才没有告诉你妈妈……中午的事情,否则我就完了。」

小怡说:「放心,你请我吃麦当劳,我不会出卖你的。不过……」

我有些紧张,问说:「不过什幺?」

小怡看了我一眼,狡猾地说:「不过有件事情你要答应我,要不然我就要告诉妈妈你拿她的内裤套在头上自慰。」

我气道:「小怡你……你真是奸诈,不是说好麦当劳就可以了吗,还有什幺事情?」

小怡笑笑,说:「放心,不是坏事,对你也有好处的。」

我问说:「倒底是什幺事情,快说啊。」

小怡说:「我现在还没想到,不过想到的时候,你可不许耍赖,听到没有?」

我无奈地说:「好吧,谁叫我做了亏心事,一切都依你。」

小怡高兴地哼着流行曲,抱着饮料回去了,我沮丧地跟在她后面,心想,被这小鬼要胁,可真是痛苦的一件事,但,倒底她要我做什幺事情?莫非……我想到小怡在麦当劳里对我说的那些话,什幺她的同学阿惠,什幺上床……想到这里,心中一跳,难道这小鬼真的想要和我上床?我可还是处男哪。不过,小怡可也是处女呢。想到这里,心中有点茫然,也有点兴奋,真是说不出的感觉